小怨

👉🏻微博【怨_教师是条不归路QAQ】
👉🏻产白开水爱好者📝
👉🏻墙头多,注意避雷🙏🏻
👉🏻感谢阅读过我主页的你(*ฅ́˘ฅ̀*)♡

赶着万圣节的小尾巴www

Trick or Treat~~~~

送大家的万圣节礼物~





预售→《无人生还》

【MHA丨本宣】《无人生还》本宣&预售




◆刊名:《无人生还》

 

◇原作:My Hero Academia我的英雄学院

 

◆CP:全员向/主 轰焦冻x绿谷出久、爆豪胜己x绿谷出久/饭茶、上耳有

 

◇收录:《无人生还》全十章

            《后记》

            《渔民黑田洋介送交NNK电视台的一封信》

              新增番外:饭茶《无言的证人》

                              上耳《林间旅行》

                              胜出《旧罪的阴影》

              奉送彩蛋一枚w

 

◆试阅地址:请戳本lof

 

◇开本:A5

 

◆页数:130p↑↓ 

 

◇定价:25RMB 

 

◆执笔:怨 (微博 怨_教师是条不归路QAQ)

 

◇绘师:GS  @gs-presents 

 

◆封设&宣图:西桑桑

 

◇内页设计:怨 

 

◆校对:琅凝  @琅凝-琥珀云隐 

 

◇预售地址: 我的英雄学院《无人生还》 预售

 

◆预售时间:10月15日-10月31日

 

◇◆转发抽奖:【需去微博转发】抽1位赠送

    本子+日版官方轰/出/胜搭扣零钱包(大三角任一)

     or

    本子+星巴克2017万圣节女巫帽南瓜杯/猫头鹰马克杯/南瓜玻璃杯(任一)

    (零钱包来自taobao预计12月发货,星巴克杯去实体店购买有现货)




 

真心感谢喜欢本作的你❤送给每人一个么么哒(づ ̄ 3 ̄)づ


最后重要的事情多说几遍!求k求k求k~!!!


【MHA丨胜出】旧罪的阴影(试阅)-《无人生还》番外

>无人生还paro

>前文戳本lof,预告:全文收录于个人志《无人生还》,预售戳我

>普通人设定,无个性存在

>OK?




GO!






看得我想生孩子wwwwwwww

就只是個廚:

繪師:AaS

P站:1135154

推特:aas_mha


第一篇傳送門:連結

第二篇傳送門:連結

第三篇傳送門:連結

第四篇傳送門:連結


豆丁乖不哭~來姊姊這邊~~~(警察先生就是這個人


如果換成小勝,大概會一臉凶神惡煞叫他家老太婆快點滾回去,然後用不了半天就會稱霸整間保育園

如果換成出久,嗯...就是豆丁這個狀況吧(給他點信心好嗎)

同人文的真相

唉…

江山sylar:

emmmm…
咩咩咩咩


十号小白角:



虽然我还并不算一个文手,但是这样的😂




抚剑独行游:







1.说“这篇文绝对不会坑”的太太都弃坑了。

2.说“高甜”的文一半是真甜一半结尾四十米大刀。

3.说“有OOC”只是一种自谦方式,重度ooc的文根本不会标ooc预警。

4.瓶颈期一般指“我有一个超赞的脑洞他娘的写出来变成了什么鬼我要怎么办”或“啊好懒已经是个废人了更文是不存在的”,而不是无脑洞可写。

5.文手写出来的脑洞和开过的脑洞比例类似冰山露出来的部分和水下的部分,所以,深不可测。

6.BGM对码字至关重要,甚至直接影响文风和基调。

7.当文手把一个脑洞大纲全部写出来后会有一种已经写完了这篇文的错觉。

8.比较精彩程度的话,脑洞100,大纲70,试阅50,正文10。
















9.文手总有一刻想仰天长叹“为什么我不是个画手”。
















10.破事一堆的时候文思泉涌,闲得发霉的时候瓶颈期。
















11.傻白甜热度永远比正剧文高,不信随便点个cp的tag榜单。
















文手往往付出和回报不成正比,一个回复就能让他们高兴好久,善待文手人人有责。
















【这儿主要是堆放历史同人/欧美的账号,所以谨慎关注啊!我有点被吓到了QAQ】





憋不住来打个预告www

做一件事学一个新技能😂不过…ID真难用啊´_>`

【MHA丨胜出】Good night Izuku

>胜出only/子供设定

>MHA万圣节ver x Sound Horizon

>有重要角色死亡

>角色属于平哥,剧情属于陛下,OOC属于我

>给自己写的生贺【


>ok?



GO!




19世纪末,巴西废除奴隶制度,数以万计的咖啡园丧失劳动力。作为农业国,失去经济作物依靠的巴西政府在世界范围内搜索移民,试图填补劳动力空缺。


明治日期的日本,经济萧条,日俄战争耗尽国力,失业人口众多,日本政府急需向外输送劳动力来缓解国内情况。


1908年,双方达成协议,日本方面向巴西输送移民。日本劳动力的输入,为巴西农业带来了复兴。


*


雨季过后的两三个月,咖啡樱桃的果实又青转红,一颗颗变得饱满起来,而这时候,村庄里的孩子们总是喜欢一股脑的挤在自家的咖啡树下,看大人们将嫣红的果实采摘下来,男人们在农田里干活,女人们则在自家院子里晾晒着收成好的果实。


爆豪家有点特殊。


爆豪胜己没见过自己的爸爸,他因此还心中怀有几分怨恨,因为每当这个季节,妈妈总是格外的忙碌,一边要进农田里采摘咖啡生豆,一边又要赶在下雨之前在院子里尽可能的多晾晒豆子。而小小的自己,却一点忙也帮不上,总是看着妈妈过分操劳而酸痛的肩膀和布满粗茧的手掌。


但是今年不太一样了。


今年爆豪胜己已经七岁了,他可以在拿着比他高一头多的耙子在院子里拨弄着这些果实,看着昨天前天晾晒下的果实皮肉渐渐变黑腐烂,而这时候,他就要将它们重新收集起来,放在框子里,等待着傍晚归来的妈妈将它们放在专门的干燥机器干燥去壳。


这样的日子已经过了一周多,爆豪每天天不亮就目送着妈妈进农田,完成上午教会的学习后,下午就专心泡在院子里等待着果实干燥。


今天的等待被一阵汽车发动机的轰鸣声打扰了。


隔壁的两层小楼其实不算旧,只不过很久没有人入住显得有些荒废,而今天,这里来了新的一家人。


他看到那是一个三口之家,爸爸扛着两个硕大的箱子,妈妈抱着一个小孩子,两个人有说有笑的走进房间。他们和自己一样,是亚洲人的面孔,说着熟悉的日本话,绿色的头发趁着和善的面庞。


*


“妈妈,今天隔壁搬来了新邻居!”


饭桌上,爆豪汇报着自己的新发现。


“哦?是吗?那胜己有没有去打招呼?”光己为他拨了半盘鹰嘴豆泥和一些烤牛肉。


爆豪撇了一下嘴,结果妈妈手中的盘子,“他们进去了就没再出现……我没有去。”


“那明天我们一起去拜访一下吧!”


“对了!他们家还有一个小孩子!”


“那可真是太好了!胜己有可以一起玩的伙伴了呢!”


直到睡觉的时候,爆豪的那股兴奋劲儿依然没有过去,拉住妈妈没完没了的说个不停,终于顶不过睡意侵袭,念叨着睡着了。


*


第二天一大早,爆豪就迫不及待起来。其实他有许多朋友,甚至说,是学校里的孩子王,可他的伙伴大部分都生活在临近的其它村庄里,有一部分还是当地的孩子,外籍的人很难融入当地的生活,外籍的孩子就更不用说,他亚洲人的面孔给教会的孩子们带来了极大的争议和打上一架的由头。


还好我足够强!


爆豪不止一次在比他人高马大的孩子面前打赢他的战争,他骄傲地止住鼻子里的血,将已经在眼睛里打转的眼泪憋回去,然后露出一个惨兮兮的笑容,“看见没有!是我赢了!你们有本事再来啊!”


久而久之,招惹他的人少了,围在他身边的人也多了起来。


但他们都不是爆豪的好朋友。


对于一个七岁的孩子来说,什么才是好朋友呢?


大概是有相同喜欢的东西,每天都能看见,离家很近,能随时一起出去玩,不会介意他没有爸爸,不会介意他是日本人……如果能用闪闪发亮的眼睛崇拜的看着我就更棒了!


爆豪暗暗握住小拳头,对邻居家的孩子抱有极大的期待。


*


光己带着一瓶红酒敲响了邻居的家门,邻居家如同在日本时的习惯一样,在门口挂上了「绿谷」的名牌。光己看到这个姓氏后疑惑的皱起了眉头,在儿子的提醒下,她重新敲了敲那扇大门。


开门的绿谷太太,那个女人柔和的面容提醒他们这是一位典型的大和抚子。光己说明来意后,绿谷太太非常热情的将他们引进家门。


“实在不好意思,我们昨天刚搬进来,还没有怎么整理,房间里很乱。”


“不,不,不用客气的,我家孩子昨天看到你们搬进来,到晚上才跟我说这个消息,我看时间实在太晚了就没来打扰,今天才过来。”


爆豪坐在二手却十分整洁温馨的布艺沙发上晃着自己的小腿,他对成年人间的礼仪没有一点兴趣,他环望着四周,似乎想找着昨天没看到脸的那个小孩子。


一定是个比我还小的孩子。


他想着,然后心底里升起了自己是哥哥的自豪感。



楼梯口有些小动静,似乎是什么玩具摔在地上的声音。


绿谷太太突然就停住了,将身子前倾,试图看清楼梯口的状况,“出久?”她问道。


“……是我,妈妈。”


那个有着绿色卷发的男孩子怯生生的从楼梯的阴影处探出头,白皙的皮肤上点缀着浅黄色的雀斑。


他可真瘦小啊。


爆豪想着,从沙发上跳了下来。


他三步并做两步地跑过去,冲着男孩子伸出了手,“爆豪胜己,我今年7岁了,在教会学校上学。你呢?”


爆豪的这一系列动作似乎将这个小男孩吓到了,他有些瑟缩的抱起了刚刚摔在地上的玩具。这个玩具爆豪非常熟悉,正是最近在孩子们之前非常流行的「英雄ALLMIGHT」。“是ALLMIGHT!能借我看看吗!”


“胜己!”光己喊着他的名字,“你把他吓到了!对不起啊,绿谷太太,在这个村子里没有和胜己差不多大的孩子,他特别像有个朋友。”


绿谷太太非常理解的点点头,“出久,带胜己去你的房间吧。”


那个叫出久的小男孩犹豫了一下,看着妈妈鼓励的眼神和对面这个男孩子兴奋的表情,终于伸出手,拉起了爆豪的小手。


*


绿谷出久的房间有些昏暗,与其说是房间,不如说是个斜顶子的阁楼,从天窗上照射进来的阳光只能照亮三分之一的地方,细微的灰尘在空气中飘动着。出久的房间里有好多书,比起一般男孩子房间里成堆的玩具枪和小汽车,这里的玩具真是少得可怜。


绿谷坐在能被太阳照到的圆形地摊上,拍了拍自己旁边的位置。爆豪很明白的坐到了那里。


内向的孩子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得低着头掰着自己的手指。


爆豪开始一个人自顾自的说起来,从在学校里遇到的趣事,到朋友间经常玩的游戏,到前不久刚刚和高年级小孩打赢的那场“战争”,到最近一直在帮妈妈收咖啡果实……


绿谷的眼睛闪闪发亮的看着他,笑容就没从消失过。


“你好厉害啊!”


他由衷的发出了赞叹。


“对了,你叫什么名字?”说到有点口干舌燥的爆豪终于想起了他一直忘了问男孩子的名字。


绿谷很认真的跑到书桌去拿了铅笔和纸,在上面认认真真的写下了「绿谷出久」四个字。


汉字啊……爆豪凭借着自己下苦功夫认识几个汉字,默默地拼读起来。


“Midoriya……De……Ku……”


“是Izuku!”


“这不是“出”字吗?就应该念de的!”


“Izuku!”


“Deku!”


“Izuku!”


“Deku!”


“Izuku!”


“Deku!”


“ka-tyann!”


“啊?”爆豪对这个名字有点反应不过来。


“Katsuki念起来太长了啊,还是小胜吧!”绿谷一本正经的说着。


爆豪有些无语,“不要给老子起外号啊!”


“是你先起的!”绿谷毫不示弱。


“废久!”


“小胜!”


“废久!”


“小胜!”


“废久!”


“小胜!”


*


对于这个新交上的朋友,爆豪还是很满意的,他时不时的就把他叫出来一起玩,两个孩子的足迹遍布了村庄的每个角落,从咖啡园到河床边,从教会到集市。


爆豪也发现了一个奇怪的事情,绿谷年纪和他一样大,但却一直瘦瘦弱弱,体力也非常差,总是在他玩的高兴的时候累到不行的坐在地上,甚至有时候还会脸色发白。每当这时,他就一边抱怨着,一边把绿谷背回家。


而那时候的绿谷,不知是不是体力不支还是其他什么原因,总是将脸埋在爆豪的肩膀上一言不发。


*


时间很快就来到了下半年,忙碌的收获季节已经进入了尾声,光己也不再和平时一样早出晚归,而是有更多时间做一位妈妈应该做的事情,比如做做晚饭,照顾一下孩子的学习,以及,关心一下孩子的朋友。


其实她不止一次的听到过爆豪的小小抱怨,他觉得绿谷像个女孩子一样娇弱,不能和他一起爬树爬个痛快,就连在河床上玩打水漂也会脸色发白,他甚至怀疑绿谷是不是本来就是一个女孩子。


“如果是女孩子,胜己打算怎么办啊?”光己今天难得有闲心调侃一下自己的儿子。


爆豪红透了脸,嘟嘟囔囔的挤出一句,“……我想娶他当新娘子。”



体力不支,这件事其实可大可小,重点是它发生在谁的身上。


那天,绿谷和爆豪像往常一样相约出行,只不过今天,爆豪提议去里村庄远一点的煤矿玩,那里有好多山丘可以让孩子们随意奔跑,重要的是,绿谷的爸爸就在那里工作,爸爸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回家了。


爆豪一路上走得非常轻松,他一边和绿谷聊着天,一边用捡来的枝条抽打着地面上的杂草。


“你还记得你是怎么来这里的吗?”


绿谷摇摇头,“我生下来就在这儿了,开始是在里约热内卢,后来爸爸找到了这里矿场的工作我们才搬来这里。刚开始也很好奇为什么我们家和别人长得不一样,后来妈妈才告诉我他们是为了生计从故乡来这里的。虽然我们都是日本人,可我一次都没去过日本……”


“我也是啊。”爆豪将枝条扔远,“我也没去过日本,听妈妈说那里和这里的季节完全不一样,有冬天,还会下雪!你知道雪吗?就是那种白白的东西。”绿谷点点头,爆豪继续说道,“我就想看看雪是什么样子的,这里从来都不下雪……不过我也不希望下雪……下雪以后咖啡园的收成会不好,妈妈会更辛苦。”


绿谷抬起头,犹豫了一下,还是张嘴问道,“小胜的爸爸呢?”


“没见过。我一次都没有见过,家里也没有他的照片,想来大概是妈妈讨厌死他了一眼都不想看到他了吧……就像同学查理斯的妈妈,他妈妈特别恨他爸爸,听说是他爸爸喜欢上了别的女的!”爆豪厌恶的皱起了眉头,“我爸爸大概也是这样,要不他为什么不回来找妈妈!”


“别这样说……”绿谷拽着了他的袖子,“爸爸妈妈肯定都是爱我们的……真的……原来妈妈从来不让我出来玩,只能在床上看书,我真的讨厌死她了!可是搬来这边以后,你每次来找我玩她都会同意。不过,每次我回去以后都会没力气,有时候晚上还会发烧……有一起我晚上醒了想喝水,就看到妈妈趴在爸爸怀里哭,爸爸也非常难过的样子……我就想……是不是我出来玩让他们担心了……”


第二天清晨,绿谷的烧退下来了,爆豪在他楼下喊他一起上学,绿谷引子看着儿子红扑扑的脸蛋,伸手将他乱蓬蓬的短发捋顺,然后问他,“出久,你开心吗?”


绿谷没有明白妈妈的意思,何况他最喜欢的小胜正在外面等他,他回答的毫不迟疑,“嗯!非常开心!”


他不知道的是,绿谷引子望着儿子的背影,痛哭出声。


两个孩子陷入了沉默,毕竟这对他们来说是个太沉重的话题。


在离矿山还有几百米远的地方,突然下起了雨,雨来的非常凶猛,淋得两个孩子睁不开眼睛。在广阔的乡间平原上根本没有一个地方可以躲雨,爆豪将自己的外套盖在头上,催促着身后的绿谷,“废久!快跑!”


他们一路狂奔,在完全淋成落汤鸡之前赶到了看守的小屋。


可那时候,绿谷已经发起了高烧。


*


爆豪已经第八天没有看到绿谷了。


那天他们正好遇到绿谷爸爸从矿井里出来,一出来便看到发起了高烧的儿子,绿谷爸爸什么也没说,开着车将两个孩子送回了家。紧接着,他就被光己带回自己的家,也根本没来得及问一问绿谷怎么了,要不要紧。


他趴在窗户边上,看着村子里年长的大夫很快就来了,过了几个小时,大夫又离开了,绿谷太太将他送到大门口,大夫抬头望了一眼绿谷还亮着的房间窗户,抬起手拍了拍绿谷太太的肩膀,然后轻轻摇了摇头。


就这么一个轻微的动作,简直就是压倒绿谷太太的最后一本稻草,她再也维持不了表面的平稳,抓住自己胸口的衣服痛哭起来。


爆豪就趴在窗边,看着这一幕。



半夜时分,他被楼下的说话声音吵醒,揉着惺忪的眼睛,轻手轻脚的走下楼。


绿谷妈妈的声音有些哽咽,又很强硬,“很多次了,每次胜己来找出久玩他都会病的更加严重。说真的,我原本以为出久在这里交到朋友后会有所改变,可事实上却加重了他的病情!所以,爆豪妈妈,我不想再让两个孩子在一起了!”


光己似乎有些过意不去,她一直点着头,道着歉。


“可是……”绿谷妈妈又一次红了眼睛,“出久跟我说,他很开心,他从来没有那么开心过,每天不停地说着和小胜又去这儿了,又见到那个了,说着他们玩的游戏,说着他们说的话题,他从来没有那么开心过……我真的,很为难,我明明了解儿子的心意,我明明了解的……”


光己拍了拍印子的肩膀,仿佛千言万语都融在这一个细小的动作中了。


从那天起,他就再也没见过绿谷。


*


巴西进入了雨季,闷热潮湿的感觉让爆豪很难受,外面淅淅沥沥的雨又让他无法出去玩,他有些烦躁的在屋子里转来转去,甚至在他家脏兮兮的阁楼仓库里翻起了东西。


突然,他不小心打翻了一个小木匣子,里面散落出来几十封信件。


爆豪拿起信件,疑惑的翻看着。


在他的印象中,妈妈是和家里决裂后才孤身一人来到巴西,要是从娘家寄来的信件的话,应该也不会有这么多。他一封一封的看着,发现其实信件的收信和寄信的地方都在巴西国内。


他拆开了一封。


里面写着日本字。


「给光己:

      我已经适应里约的生活了,不久以后就会把你接来,上次的信里你提到的那个好消息究竟是什么?我绞尽脑汁也想不出来,你还是当面告诉我吧!我在里约等着你。

                                                                                      绿谷胜」


爆豪不明就里的看着信的落款,他又随意拆了几封,发现里面落款的名字都是这个「绿谷胜」。他是谁呢?爆豪皱起眉头思索着,电光火石间,他突然明白了什么了,将这几封信原封不动的放了回去,快速离开了那个阁楼。


他自己都没有发现,他的掌心已经沁满了汗水。


那个叫「绿谷胜」的男人……很有可能……是他从未谋面的爸爸……


*


那天晚上,爆豪被砸在他窗户上小石子所发出的啪啪声吵醒,他打开窗户,发现了一个意想不到的人。



“废久,大晚上的你找我干嘛?”爆豪有些疑惑,真的,这个自从上次一别就没有出过屋门的男孩子让他担心不已,即使他不会把这种担心表露出来。


绿色卷发的男孩子似乎又瘦了一圈,本来圆鼓鼓的娃娃脸都有些塌了下去,他的皮肤在月光下显得更白了,即使如此,他还是抓住了爆豪的手,兴奋的开口,“我听爸爸说要过万圣节了!对不对!”


“是啊!每年万圣节前夜都会有游行,小孩子们还可以扮成狼人啊,骷髅啊,幽灵啊去吓唬大人呢!”同样是小孩子,对万圣节的活动当然心心念念。


“真好啊……”绿谷露出了羡慕的表情,“我也好想参加……可是妈妈肯定不会让我参加的……”


爆豪也陷入了沉思,不一会儿,他再次开口,“扮作幽灵吧!”


“啊?”


“幽灵披着被单,看不出来是谁!我们背着爸爸妈妈偷偷出门!就算大街上遇到了熟人也看不到你的脸!”


“太好了!”绿谷眼睛闪闪发亮,看着爆豪的目光中带着一丝崇拜,“那小胜也和我一起扮幽灵吧!”


“我才不呢!”爆豪抬起下巴,“我可是要做狼人的!在月光下变身!多帅气!”


“太好啦!小胜的狼人一定非常帅气!”


爆豪对绿谷伸出小拇指,“约好了?”


绿谷将自己的小拇指开心的勾了起来,“约好了!”


*


万圣节前夜,家家户户都挂起了南瓜灯,昏暗的橘黄色灯光下,绿谷出久蹑手蹑脚的打算溜出家门。他披着一张家里仓库发现的破了几个洞的床单,手里紧握着的竹篮子的把手都被手心里的汗打湿了。这是他第一次违背妈妈的话试图做些什么,但是和小胜一起参加万圣节狂欢的念头早就盖过了一切恐慌。


“出久?你干什么呢?”


妈妈的声音在身后响起。


绿谷吓了一跳,他惊慌的转过身,迅速扯掉了披在身上的床单,但他知道这都于事无补,因为妈妈的脸上露出了很奇特的表情。


“你想参加万圣节的活动,对吗?”引子压低了声音,弯下腰,替绿谷重新批好了床单,“无论妈妈说什么你都想去吗?”


绿谷低下头,皱了皱鼻子,“……我和小胜约好了的。”


引子抚摸着绿谷的头发,“抬起头来看着我,孩子。”绿谷缓缓的抬起头,“告诉妈妈,你开心吗?”


绿谷重重的点了两下头,用十分坚定的目光看着引子,“是的妈妈,我很开心,我很想和小胜一起参加活动。”


“那就去吧。”


绿谷引子为儿子打开了家门。


“去吧,孩子,只要你真的那么开心。”


*


那天晚上他们玩的很疯,两个孩子在人群中穿来穿去,看了马戏团的表演,吃了许多糖果,每个家的大人们都那么和善,似乎装作被他们吓坏了的样子连忙交出糖果。


火把的光亮将两个孩子的脸照耀的通红,绿谷一直跟在爆豪身后。


“废久!快一点!前面还有一户人家!他们家亮着灯呢,一定有人可以再多给我们一些糖果!”


“废久?”


身后传来了一声巨响。


“废久?”


小幽灵倒在了地上,五彩缤纷的糖果洒满他的身旁。


*


绿谷出久下葬那天,下起了小雨,那个瘦瘦小小的男孩子躺着深沉的黑色棺木里闲的更加瘦小。


引子没有哭泣,这是将儿子最喜欢的白色百合花放在他的胸口。



“出久是跟着他妈妈来到这里的。”爆豪胜己想起了妈妈对他说的话,“绿谷太太是为了投奔她在巴西的哥哥才漂洋过海从日本来巴西的,那时候,出久在她肚子里,绿谷太太一直很后悔自己的这个决定给还在肚子里的小出久造成了如此大的身体负担,本来应该在妈妈肚子里接受的营养馈赠他一样也没有得到,反而在他出生的时候,那艘船却遭遇大风暴。


所以出久生下来身体就非常不好,他比同龄人更加瘦小,体力也不如别人,任何一点激烈的运动都可能要了他的命……所以绿谷太太非常抗拒他在外面玩耍。可是,到了这里后,是你的出现让出久露出了真正的孩子般的笑容,让他有一个快乐的童年……绿谷太太没有怨谁,这是她的选择,她明明可以拦住出久不让他出门,但他却没有这么做。


所以,胜己,你也不要太自责,至少那个孩子……一直是笑着的……”



妈妈没有说错,绿谷出久的脸上一直浮现着笑容,他似乎只是沉浸在一个美梦之中。



葬礼的仪式即将进入尾声,引子把爆豪叫了过去,“你是他最好的,唯一的朋友……和他告个别吧。”



爆豪看着躺在那里的小男孩,用手拨弄着他的头发,然后露出了他的额头,深深的亲吻了一下。




“Good night,Izuku。”











+END+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9月忙成狗……看到万圣节ver瞬间回血!


刚看到狼人咔和幽灵久就想到了SH的这张专辑,所以……emmmmmmmmm


就是写给自己的一个生贺!


快当妈妈了更了解妈妈的心情QAQ。。。当年听歌的时候就狠狠的哭了一场,前几天补完了小英雄的漫画,家访那里绿谷妈妈的话真是让我湿了眼眶,女子本弱为母则刚,妈妈们太伟大了!



所以生日的时候不要光自己开心,也要想一下妈妈遭受了多么大的苦难才把我们带到人间的QAQ



祝自己生日快乐,妈妈永远开心❤


开始一字一句的改《无人生还》,才发现自己原来写的是什么玩意儿…对不起大家………

争取在忙碌的9月把番外敲出来然后十一送印~

敦刻尔克:当40万人无法回家,家为你而来

看之前对宣传语并无感,看完以后从影院出来又看了一眼海报被这句话震撼。

当各路家用游艇驶向敦刻尔克的那一刻,我是被震撼到了。


不吹不黑,我不是诺兰粉,却被诺兰的镜头语言所震撼。

生活在和平年代真是太好了。希望永远不要再有战争。

【MHA】《无人生还》印调

弱弱的想做个印调…想把《无人生还》印个本子…本来打算就印一点自己留的,但是找到的店家说至少20本起印…嗯…会加至少2w字的未公开番外(饭茶、上耳、胜出图书馆play等等)…定价大概27↑↓…当然印越多越便宜❤~~~~

【全部都会走通贩~】

近日会有正式本宣尽情期待~

印调走→http://vote.weibo.com/poll/138263747


真的真的感谢大家的喜欢❤~